November 18, 2017

Maifield成為雙料世界冠軍,中國之行滿載而歸

Ryan Maifield兩手空空來到中國廈門參與1:10電越世界錦標賽,競逐RC運動的最高榮譽。早前他聲稱對賽道完全無愛,但七天後,這位Yokomo車手成為了雙料世界冠軍,這也是電動越野17屆世界賽以來第四次有車手可以完成這一壯舉。在2WD項目中,他在第二輪決賽就提前問鼎冠軍;而4WD頭銜的爭奪戰則一直延伸到了第三輪決賽——有史以來最瘋狂的世界賽A組決賽之一——即便是Maifield本人在賽後都無法記清這一輪到底發生了什麼。最終,實在難以分辨出哪台車在混亂中飛向了何處,但Maifield的門徒Spencer Rivkin從第五位發車,勝出了這決定性的一輪決賽;Maifield則在最後一圈超越Tessmann,獲得第二。作為冠軍獎杯的第三位有力爭奪者,David Ronnefalk在第一圈後處於領先並在頭車位置保持了2圈,直到自己犯錯。之後更多的失誤讓他失去了爭奪個人首個電車世界冠軍的機會,他最終選擇了旁觀激動人心的賽後場景,他在第二輪的勝利以及第一輪第三名的成績為這位瑞典車手鎖定了亞軍頭銜。意外勝出第三輪決賽的Rivkin站上了領獎台上的最後一個位置,與其同分的TQ Tessmann只得屈居第四。Tessmann的Xray隊友、卸任了的前冠軍Bruno Coelho僅獲得本屆大賽的第九名,儘管他在決賽中從第三位發車。

「我真的不太記得發生了什麼。一髮車就很亂,我落到了第六,然後突然一下子我又回到了第二。場面實在太瘋狂了」,Maifield如此總結這場甚至讓賽事解說員Scotty Ernst都嘶吼失聲的決賽。他繼續道,「當時我、David和Ty處在前三,但接著Spencer跑到了第一。Ty很漂亮地超過了我,然後又去追Spencer。我是特意讓Ty過去的,我知道就算他搞定了Spencer,那個成績肯定也不夠好。最終我拿回了第二,在Ty最後一圈失誤了以後」。在週二贏得渴望已久且堪稱眾望所歸的2WD冠軍後,Maifield一度哽咽;問及他成為雙料冠軍後的感受,Maifield說出了頗受期待的總結,「當我剛剛來到這裡,比賽剛開始的時候,我的感覺是‘完了,比賽結束了’,但慢慢的我感覺‘嘿,我有機會贏啊’。」

比兩年前在日本的名次上升了一位,Ronnefalk說,「現在的感覺有點彆扭,我一度離獎杯是那麼的近」。這位現任1:8油越世界冠軍繼續道,「起步很混亂,車子到處亂飛。當Tessmann翻車時,我獲得了領先,我保持在頭車位置大概2、3圈。我不知道是我走線失誤還是風把我吹偏了,反正我落在了彎角里,掉到了第四」。之後他在大直路上的又一次失誤終結了他提升積分的希望,他在比賽還剩大概30秒時選擇「開進維修區,看完比賽」。「這是一場偉大的決賽,我想從旁觀看,我知道我有足夠的分數上領獎台」。總結他的前三名成績,他說,「我真的沒什麼話好說。感覺很彆扭。我很確定過幾天再想的話,我會感到成績不錯,我們用一台新車拿了世界亞軍。我們在過去兩年里都缺乏參加這種比賽的經驗,而且可能我也有些心急了。這是我三年里第三次站上領獎台,所以我應該沒什麼好抱怨的」。

「下了操控台還不知道自己拿了第三(季軍)實在是太扯了」,Rivkin這樣回應道,他在這周早些時候的2WD衛冕戰中甚至都沒有進入A組。令人吃驚地拿下首輪預賽TQ、在剩下的三輪預賽中都沒有表現出競爭力,最終排名預賽總分第五,這位Team Associated車手說,「我每一輪預賽都有足夠的實力,但沒辦法跑出來。我就是不夠專注」。關於他第三輪決賽的勝利,他說,「我一度領先,然後撞了,但很多車手都相繼犯錯,所以我放平心態帶了回來,這讓我上了領獎台」。

對錯失領獎台顯然非常失望的Tessmann說,「我不太清楚發生了什麼,現在一切都很模糊了」。他繼續道,「我在直路上踩到了一個鼓包,就是Bruno之前撞到的那個,但我不太幸運。我雖然四輪著地,可所有人都追上了我,然後就是連著兩圈的大混亂」。與Maifield在比賽中碰撞,但馬上就停車把位置讓回給Maifield,Rivkin也趁機躍居頭車,他說,「不談賽道本身就充滿挑戰,僅僅是四台車一起跑的時候,沒人能夠完全掌控住局面。我的車和輪胎那時候都不錯,我也盡力跑到最好,但我想還是不夠好」。作為一個經常與Maifield進行纏鬥的車手,加拿大人對他的宿敵表示了祝賀,「他跑得很好,實至名歸,一口氣拿下雙冠真是讓人贊嘆」。

點擊查看賽事圖片庫


November 18, 2017

Ronnefalk勝出第二輪決賽

David Ronnefalk勝出廈門1:10電越世界賽的第二輪決賽,在風勢加大的情況下,比賽條件愈發艱難。預賽同分缺卻惜敗給Tessmann的Ronnefalk在這一輪利用前隊友的失誤上升到頭位,Tessmann在第一圈的雙坡處偏離了路線,被瑞典人殺入內線反超。之後Ronnefalk就一路保持領先,儘管有一度頂在了S彎的隔離管上。車手們更多的時候都是在與風勢抗爭而並不是互相競爭,Maifield獲得本輪第二,他同樣在Tessmann的Xray又一次被吹離目標之後完成了超車。兩位車手在最後一圈並排向終點衝刺,Maifield以0.058的優勢險勝。

評價自己的第二輪決賽,Ronnefalk說,「我的發車很好,在遠端跳台超過了Ty。他走大了,所以我從內線超了過去。然後我只要讓自己保持冷靜」。他繼續道,「我在S彎撞到了管子,但我領先優勢足夠,所以還是保持了領先。我也被風影響了。在風中很難跑得好,所以關鍵是做出聰明的決定、保持冷靜」。第一輪之後調整了自己車上的「一大堆東西」,他說這給了他「更穩定」的車,他會「保持設定不變,看一下第三輪會怎樣」。他總結道,「一定會很有意思」。

Maifield說,「我這次發車好了一些,但我差點又爆了Bruno。我不知道他在乾嘛,但幸運的是這一次我絕對克制住了自己。當我進入了我的節奏,我就跑得又快又穩,但風在賽道遠端吹到了我。你在場上必須要全神貫注,就因為這個風。我和Ty在最後都拼盡全力,我料到了會這樣」。比賽結束後,風更大了。

「我起跳以後被風吹走了,落地位置就偏了,讓David超了過去」,Tessmann這樣總結第二輪決賽。這位Xray車手說,「之後幾圈我都緊張了。我的車更難開了,我認為輪胎有區別」。他繼續道,「風造成了大混亂。比賽很難,我必須一圈一圈跑。這感覺不像是一條賽道,而是一個障礙訓練場」。

點擊查看賽事圖片庫


November 18, 2017

Maifield力壓Tessmann勝出第一輪決賽

Ryan Maifield有很大希望在中國奪得雙冠,這位最新加冕的2WD世界冠軍在第一輪4WD決賽中力克TQ選手Ty Tessmann。在今天早晨的最後一輪預賽因降雨而取消以後,車手們都在陰沈且大風的天氣下等待決賽的到來。Tessmann在比賽開場階段看上去有機會輕鬆獲勝。David Ronnefalk的一次失誤給了Tessmann喘息的空間,而Bruno和Maifield則在跳台區撞到了一起,雙雙落後。在所有車手都在陣風的影響下表現得頗為掙扎時,Tessmann在第四圈中也未能逃過這一劫,這一失誤讓位居第二的Maifield瞬間貼近,Coelho也如影隨形。Tessmann在第十圈時在跳台區第二次失誤,他飛得過遠,而這正是Maifield等待的超車機會。當Maifield躍升至頭車後,Tessmann再度在同一區域出錯,Maifield得以巡航勝出第一輪決賽。衛冕冠軍Coelho因為遙控器問題而在本輪提前退賽,Ronnefalk落後較多拿下第三。

「起步的時候有點瘋狂,我不知道Bruno是什麼狀況。我沒有跑得很快,但我在第一個雙坡落地時爆了他的菊花。我不認為這是我的錯」。這位Yokomo車手繼續道,「我的名次下跌了幾位。但前面的幾位車手相繼犯錯,我反而上升到了第二,於是我就盡力想要跟住Ty來保持排名。接著Bruno撞掉了,這給了我喘息的機會,我開始發力追。我在Ty第一次失誤的時候追近了,然後他第二次出錯的時候我超了過去」。問到大風對比賽的影響,Maifield回答道,「不能說是不可能跳坡,因為我們都在跳,但大風絕對是第一考量因素。大風根本不認人,它可能廢了你又幫了別人」。對於他的YZ-4,他說,「我們在賽前改了一些設定來讓車子更能抵御風的干擾,這有點幫助」。

Tessmann說,「開場很不錯,車子很好,所以我就是爭取好好跑、不犯錯,但跳台的地方很瘋狂。車子的感覺就像是斷了桅桿的帆船,很難判斷風要把它帶到哪裡去。它兩次影響了我。」這位Xray車手繼續道,「我的車感覺很有競爭力,我爭取下一輪跑得更好,不要犯錯」。2WD和4WD比賽期間一直被公認為很困難的賽道又受到了大風侵襲,他總結說,「困難一重又一重」。

「這一輪OK,沒什麼特別的」,Ronnefalk這樣評價自己的第三名。這位HB Racing車手繼續道,「我在比賽中段犯了好幾次錯,這讓我在最後兩分鐘沒有了退路。場上有風的時候非常難跑。風直接把我的車吹跑了,我就是這麼撞翻的。我仍然拿到了第三,但我還是希望自己當時可以接近一點,利用Tessmann最後階段的失誤再升一位。」

點擊查看賽事圖片庫


November 18, 2017

車架聚焦 – Ryan Maifield

車架 – Yokomo YZ4 SF
馬達 – Orion VST2 LW 5.5T
電調 – Orion HMX
電池 – Orion 5000mAh
遙控器/舵機 – Sanwa / MKS
車殼 – 原廠
輪胎 – Sweep (公發)

說明 – 剛剛問鼎2WD世界冠軍的Ryan Maifield使用Yokomo的YZ4 SF參加4WD項目的比賽,他僅對自己的美國基礎設定做了很小的設定調整。選擇使用了更大的Droop來讓車架起跳和落地更好,Ryan還加大了後束角來讓車架尾部的抓地更強,同樣這也是為了改善車子的飛坡性能。

图片库


November 18, 2017

最後一輪預賽因下雨而取消,Tessmann在中國奪得TQ

Ty Tessmann成為了中國1:10電越世界錦標賽的TQ。這位Xray車手在最後一輪預賽因為下雨而取消後鎖定決賽桿位。今天上午的最後一輪預賽採用倒序的方式進行,Ty Tessmann率先在最快的小組做出了TQ成績。不過小雨在接下去進行的倒數第二組比賽時落下,車手們幾乎無法在濕滑的場地上飛坡,行走姿態也幾乎就是漂移。賽會因而宣佈取消最後一輪預賽,並開始討論如何改變賽程表。與此同時,最快一組的車手們依然停留在場地上,他們幫助場地工作人員用防水布覆蓋整個賽道,因為每一位選手都迫切地想要通過比賽來決出世界冠軍,而不是沿用預賽排名。在Tessmann之後,David Ronnefalk在同分的情況下屈居預賽總分第二,他因為在昨天最後一輪預賽的最後一圈與Ryan Cavalieri發生碰撞而未能做出比Tessmann更快的5分鐘完賽成績。在第五輪預賽中不太適應大風天氣的衛冕冠軍Bruno Coelho將在決賽中從第三位發車來捍衛自己的頭銜,他的身後是剛剛加冕的2WD世界冠軍Ryan Maifield與Spencer Rivkin。在預賽積分規則從原定的五取三改為四取二之後,Joern Neumann的排名鎖定在第六位,其後依次是Dakotah Phend、Naoto Matsukura、Ryan Cavalieri和Dustin Evans。

在未完成的第五輪預賽中力克Matsukura與Neumann拿下第一名,這意味著即便預賽按原計劃跑完,Tessmann也依然是預賽總TQ,「一開始車子有一點敏感,所以我就是盡量跑得穩一些,不要撞車。當有一點點雨水開始滴落下來的時候,我的車就變得好跑了。我不是很在乎贏下這一輪,我只是盡力要拿下好分數,當我看到Ryan(Maifield)撞車以後,我就開始巡航了」。問到在目前不斷改變的天氣下進行決賽,這位前1:8油越世界冠軍說,「如果雨停,可能我們能進行比賽,但是在低抓情況下,說不定有的人會突然變快」。作為幫忙覆蓋賽道的車手之一,他說,「我幾乎沒辦法站穩,場地太滑了。不能說它是冰面,但也很接近了。讓我們等等再看吧」。

「如果能比賽,那就會很有趣。現在天氣比較陰,但氣象預報顯示下午會比較好」,Ronnefalk在比賽中斷後說道。這位HB Racing車手繼續道,「等了好一會才遮蓋賽道是一個糟糕的決定,因為防水布下面的場地已經濕了,每個人都必須要改設定。看一下倒數第二組的比賽就能感受到路面變化有多大,這肯定會讓事情變得複雜」。這位現任1:8油越世界冠軍總結道,「我們有針對性的調車方案,但必須要等等看天氣如何變化」。

即將從第三位起步來衛冕自己的冠軍頭銜,Coelho說,「決賽的場地會完全不同,要搞清楚怎麼改設定對每個人來說都會很難」。在土場贏得自己歐洲冠軍頭銜的這位Xray車手繼續道,「我在最後一輪預賽里很不適應大風的影響,我不是(全職)越野車手,很不習慣這樣。我認為決賽會很難」。

「我認為我們基本都意識到了事情會這樣」,Maifield如此表達自己的觀點。這位Yokomo車手繼續道,「我認為決賽第四或者第十起步都沒什麼區別,防水布一掀起來,下面肯定一塌糊塗」。作為另一位幫忙遮蓋場地的選手,他說,」至少他們決定讓我們把場地蓋起來」。感覺他的車子「好像在低抓的時候比其他人要更抓地一點」,這位美國車手總結道,「比賽會變得很難,即便是跳一些簡單的坡,所以不會是最快的車手而是最聰明的那個車手會奪冠」。關於決賽的進行,目前的計劃是在北京時間12:05開始一輪自由練習。

點擊查看賽事圖片庫


November 17, 2017

Ronnefalk——第四位單輪預賽TQ

1:10 4WD世界錦標賽的預賽產生了第四位單輪預賽TQ——David Ronnefalk,儘管他在最後一圈還與前世界冠軍Ryan Cavalieri發生碰撞而損失了兩秒。幸運女神顯然眷顧了這位現任1:8油越世界冠軍,他的前一任世界冠軍Ty Tessmann在最後一圈自己發生失誤、損失5秒,這樣瑞典車手才得以領先加拿大人3秒完賽,成功奪得自己的首個單輪TQ。對於今天四輪預賽從未跌出過前三的Ronnefalk來說,這個TQ成績讓他暫時躍居了預賽積分榜的首位,力壓Tessmann一頭。然而,如果明天預期中的降雨迫使賽會取消第五輪也是最後一輪預賽,那麼排名方式就將從五取三改為四取二,那麼Tessmann就會轉而上升到總TQ位置,因為他握有領先的TQ完賽成績。這個狀況解釋了為何Ronnefalk因為Cavalieri的阻擋而感到沮喪。整體來說,第四輪預賽為第二個比賽日帶來了戲劇性的結尾;在最快的小組中,Ryan Maifield在三圈後就選擇了退賽,但在這之前他拖著斷裂的擺臂依舊跑出了當時的TQ成績;衛冕冠軍Bruno Coelho與Michal Orlowski發生了碰撞,並在之後產生了一連串的失誤,最終也選擇提前退賽。Dakotah Phend跑出了非常乾淨的一輪,並借此拿下本輪第三——這位TLR目前的最好成績,其後是同樣跑出今天最好排名的Joern Neumann。Spencer Rivkin與Dustin Evans分獲第四輪預賽的第五與第六。

「我還是很不爽,因為如果明天下雨,Ty就是TQ了。Cavalieri在最後一圈撞掉了我的最好成績,這樣(如果第五輪取消)真的太糟糕了」,Ronnefalk如此總結自己的第四輪預賽。他繼續說道,「Cavalieri在S彎掉頭了,我以為他會讓我先過去,但他沒有這麼做。幸好Ty最後一圈也犯錯,讓我拿下了TQ」。兩年前日本世界賽的季軍總結道,「我還是高興的,因為車子一直都非常好,我們只能等待看看明天會發生什麼」。目前賽會參考的天氣預報顯示明天早晨六點至七點會下雨,所以預計在8點35分開始的第一輪自由練習應該不受影響。

總結自己的第四輪表現,Tessmann說,「一直都很好,直到最後一圈」。這位Xray車手繼續道,「賽道真的很難跑,但主要還是我跑得太凶,想要追上David」。多數看客都被Ronnefalk與Cavalieri的碰撞而吸引,沒有看到他在賽道中部的失誤,他說,「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車子就這麼翻滾了大概15尺」。這是失誤讓他的最後一圈長達29.5秒,而他的倒數第二圈只有24.6秒。

「我全場都沒有一個失誤。我的圈速明顯慢了一截,但我更加穩定,結果很好」,Phend這樣回應自己今天的最佳成績。這個成績比他在第一輪排名第八的那個前最快成績進步了6秒。針對這一輪調整了車架的設定,他解釋說他們讓車子「容易控制了很多,但也慢了」。在操控上也偏向保守進而做出了「相當不錯的成績」,他說「基本上每個車手5分鐘里都要犯兩次錯,賽道每一輪都變得更難跑,但這一次我們的策略最終得到了回報」。感覺他們在設定上可能有點矯枉過正,他計劃明天把設定「退回去一些來獲取多一點車速」。

「一般般,我兩次都要爬雙坡,還有一次犯了大錯」,頭號種子這樣總結自己在倒數第二輪預賽中的表現。這位沒有車架贊助商的德國人繼續說道,「今天賽道變得比昨天更難了」。暫居預賽積分榜第六位的他補充說,「我希望能衝進預賽前五,因為我感覺決賽依然有大把機會。四輪預賽產生了四個不同的TQ選手,這說明瞭比賽有多艱難」。在Neumann之後,Spencer Rivkin依舊是最快的Associated車手,他本輪第五的成績加上第一輪的TQ使其暫時排名預賽總分第五。他的AE隊友Dustin Evans獲得這一輪比賽的第六,這也是Evans今天的單輪最高排名;他需要在第五輪預賽中做出好成績才有可能進入A組,目前他僅排名第12位,比前世界冠軍Ryan Cavalieri高了一名。

點擊查看賽事圖片庫